訪問次數:

外資準入負面清單縮減 農業、采礦業等放寬準入

(2019/07/01)
來源:新華網
  6月30日,國家發展改革委、商務部發布《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(負面清單)(2019年版)》和《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(負面清單)(2019年版)》,放寬城市燃氣熱力、電影院、增值電信、石油天然氣開采等領域的準入條件,被業內視為進一步將開放落實到實際行動。
 
  據發改委有關負責人介紹,2019年版外資準入負面清單保持了2018年版的體例結構。今年修訂進一步縮減了負面清單長度,新推出一批開放措施。其中,全國外資準入負面清單條目由48條減至40條,壓減比例16.7%;自貿試驗區外資準入負面清單條目由45條減至37條,壓減比例17.8%。
 
  主要特點和變化中,包括推進服務業擴大對外開放。交通運輸領域,取消國內船舶代理須由中方控股的限制。基礎設施領域,取消50萬人口以上城市燃氣、熱力管網須由中方控股的限制。文化領域,取消電影院、演出經紀機構須由中方控股的限制。增值電信領域,取消國內多方通信、存儲轉發、呼叫中心3項業務對外資的限制。
 
  放寬農業、采礦業、制造業準入。農業領域,取消禁止外商投資野生動植物資源開發的規定。采礦業領域,取消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限于合資、合作的限制,取消禁止外商投資鉬、錫、銻、螢石勘查開采的規定。制造業領域,取消禁止外商投資宣紙、墨錠生產的規定。
 
  繼續發揮自貿試驗區開放“試驗田”作用。2018年版自貿試驗區外資準入負面清單試點的演出經紀機構、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等開放措施推向全國。本次修訂,在全國開放措施的基礎上,2019年版自貿試驗區外資準入負面清單取消了水產品捕撈、出版物印刷等領域對外資的限制,繼續進行擴大開放先行先試。
 
 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陳甬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,國家領導人在G20峰會提出要推出新的負面清單,現在范圍不斷縮小,表示中國進一步將開放落實到實際行動中,尤其是對過去有些敏感的,要審批、不能做的,現在有所放開。
 
 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也表示,此前負面清單條目已經降了很多次,越降越難降,越降含金量也越高,顯示我國對外開放水平、應對外來壓力水平和管理水平都提升了。新一輪的對外開放,我們也需要在更多領域利用國外先進要素,增加我國經濟的活力。
 
  新版外資準入負面清單的變化
 
  交通運輸領域,取消國內船舶代理須由中方控股的限制。
 
  基礎設施領域,取消50萬人口以上城市燃氣、熱力管網須由中方控股的限制。
 
  文化領域,取消電影院、演出經紀機構須由中方控股的限制。
 
  增值電信領域,取消國內多方通信、存儲轉發、呼叫中心3項業務對外資的限制。
 
  農業領域,取消禁止外商投資野生動植物資源開發的規定。
 
  采礦業領域,取消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限于合資、合作的限制,取消禁止外商投資鉬、錫、銻、螢石勘查開采的規定。
 
  制造業領域,取消禁止外商投資宣紙、墨錠生產的規定。
 
  2019年版自貿試驗區外資準入負面清單取消了水產品捕撈、出版物印刷等領域對外資的限制,繼續進行擴大開放先行先試。
 
  解讀1
 
  油氣勘探開發限制放開,中外企均受益
 
  2019年版外資準入負面清單,取消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限于合資、合作的限制,取消禁止外商投資鉬、錫、銻、螢石勘查開采的規定。
 
  卓創資訊天然氣高級分析師劉廣彬認為,取消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限于合資、合作的限制,這一條影響力度比較大。
 
  “近兩年我們搞煤改氣、治理環保等,帶動天然氣消費量上升,但當前國內產量跟不上自身消費增速,國內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增加。”劉廣彬表示,加上我國本身不是儲量大國,特別是人均儲量處于中后水平。同時因為勘探開發技術與國際巨頭比還存在一定差距,尤其是在非常規天然氣勘探開發技術上。
 
  “政策開放對國內外企業都有益處”。劉廣彬分析稱,外商能夠認知到中國天然氣產量未來有提升空間,換句話說是有投資前景的;而我們借助外商相對先進的開發技術和設備,提升天然氣產量,保障國內供應,這是一個雙方合作共贏的事。
 
  對于取消禁止外商投資鉬、錫、銻、螢石勘查開采的規定,中國(香港)金融衍生品投資研究院院長王紅英對記者表示,之前這些屬于戰略物資,禁止國外廠商開采。取消外商投資這些戰略品種,實際上是表達了中國政府進一步改革開放,也愿意與世界其他企業分享關鍵物資的商業化運營。
 
  影響方面,王紅英分析稱,外資進入會使我們的資源開采進一步趨向市場化,戰略性品種估值會上升,未來價格也會呈現出結構性上漲的趨勢。
 
  解讀2
 
  增值電信領域進一步放開,將推動產品升級
 
 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表示,在增值電信領域,取消國內多方通信、存儲轉發、呼叫中心三項業務對外資的限制。
 
  對此,IT行業分析師梁振鵬對記者表示,多方通信、存儲轉發、呼叫中心三項增值服務向外資企業開放后,會使得三個領域的競爭更激烈,資本更充分,對于消費者服務體驗和行業發展,都是有利的。
 
  IT、電信分析師付亮也對記者表示,目前我國相關產業大多都是民營企業,且競爭力很強,不需要政府過多保護,因此外資進入對于我國企業的影響不大。不過他也表示,外資的進入,會給我國增值電信領域帶來新變化,可能會推動相關領域產品的升級換代。
 
  他給出了兩個例子,比如呼叫中心服務,目前在中國實際上面臨嚴峻問題,即好多呼叫中心未經用戶許可就會給用戶打騷擾電話,這在有關部委嚴打范圍之內。但實際上這項服務在國外已經比較成熟,有外資進入,會對提升行業服務水平、減少行業被用于不良目的帶來積極影響。
 
  而多方通訊是在通信服務的基礎上,添加了多方聯系的功能,一般用于組織多方會議等,在國外是比較常見的技術,但由于國內移動互聯網產業的快速發展,人們傾向于使用社交軟件中的聊天群組功能,多方通訊領域的市場比較小。
 
  “如果外資引入后,能夠做大多方通訊市場,那么對于中資企業也有好處。不過,用戶能否認可、是否習慣亟待考驗。”付亮說。
 
  解讀3
 
  大中城市燃氣進一步放開 為外資投資提供便利
 
  2019年版外資準入負面清單,還取消了50萬人口以上城市燃氣、熱力管網須由中方控股的限制。業內人士分析稱,開放政策會提高市場化程度,讓市場主體間更公平,外商直接進入空間已經較小,可能通過參股現有燃氣公司的方式進入市場。
 
  “從2000年左右開始到目前,外資準入負面清單有關城市燃氣這個領域改了很多版本,逐步降低限制。但直至上一版本中,50萬人口以上城市燃氣、熱力管網還必須由中方控股。”卓創資訊天然氣分析師劉廣彬表示。
 
  他分析稱,國內目前比較出名的五大燃氣集團都在港股上市,公司注冊地也在境外,嚴格意義上也是外資企業,在投資時通常采取注冊內資公司等方式來參與,放開后,對這部分城市燃氣集團在投資方面將產生便利。
 
  不過,該領域放開后對城市燃氣領域的整體影響偏小。劉廣彬分析,中國城市燃氣領域跑馬圈地的時代已經結束,絕大部分比較優質的地方的燃氣特許經營權已經被分配完畢了,除了五大燃氣集團,還有一些地方國資控股的燃氣公司,可以留給新企業來進行投資的城市燃氣領域已經非常窄了。“要不就是一些經營情況不是特別好、天然氣消費量目前比較小的地方,可能還有空白,要不然就要花高價購買,目前城市燃氣特許經營權的轉讓價格普遍在12倍市盈率以上,所以目前投資空間已經相對比較少,此次進一步放開更多是提供了一種便利。”
 
 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師也對記者表示,開放政策可以使市場開放度提高,市場化程度更高,市場主體間更公平,但是取消準入限制后有多大的影響只能后期跟蹤。
 
  外商是否可能通過投資參股現有燃氣公司的方式來參與?劉廣彬認為有可能。他表示,國內燃氣特許經營權分為兩種,就是上述的五大燃氣集團控股的燃氣公司,和一些地方國資控股的燃氣公司。
 
  “近兩年國內天然氣市場化改革,致力于降低終端用戶的用氣成本,包括降低配氣費用等,這些會影響燃氣公司的經營利潤,所以如果市場化改革進一步推進,城市燃氣公司的優勢可能降低,不排除會有一些城市燃氣公司的股權被甩賣,或者是轉讓控股,這時外資企業就有便利了。”劉廣彬分析稱。(記者程維妙張姝欣)

關閉

政策法規
福彩